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人生之理

为寻知音,奔波一生,自“谈”自乐,静候佳宾!!

 
 
 

日志

 
 

乔布斯能,我能,你也能!【教练智慧】  

2015-04-14 15:1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知道自己是谁吗?你们是一群白痴!”这是乔布斯当年主持会议的经典开场白。的确,乔布斯的内心充满“负能量”,而恰恰是这种“负能量”,为他改变世界的完美主义注入澎湃动力。

  不要被心灵鸡汤灌醉,珍惜、善用你的负能量吧!负能量能变革你的生活,成就你的事业!

  正能量的风靡几乎让负面情绪所代表的负能量尽失根据地。那些嘴上挂着正能量的人,往往在环境中遭遇太多的挑战,内心压抑了太多的负能量,以至于无法面对现实,他们的正能量已经演变成一种过度使用的心理防卫机制。不当使用正能量的负效应还包括:因过度知足长乐而缺乏危机意识和进取心、因盲目自我肯定而错失成长机会、以及因能量不足而避重就轻。

应激效应

  著名生理心理学家沃尔特·坎农(Walter Cannon)用“战斗或逃跑”(“Fight or flight”)描述人体对于应激(stress)的生理反应。想象你是原始人类中的一员,当你独自在丛林中撞见一名陌生的同类,他充满敌意地觊觎你手中的猎物,你的状态就是应激。

  根据坎农的理论,你身体的第一反应是激活交感神经系统。交感神经系统的激活,等于整个有机体全面进入备战状态: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让你处于高度警觉状态,血液从内脏和皮肤被调集到骨骼肌,心跳和呼吸加快,心脏收缩更加有力,存储糖原转变成葡萄糖。你的身体把所有力量集中起来,蓄势待发。你的头脑做出判断:战斗,或者逃跑。无论战斗还是逃跑,你都用得上这瞬间汇集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远远超出平常状态下一个人的体力。据说,一个老太太情急之下举起一块巨石砸死了一只袭击她的豹子。

  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是自主神经系统的阴阳两面。前者负责战斗和逃逸,后者负责休养生息:消化、排泄、交配。做个比喻:交感神经系统是负能量系统,副交感神经系统是正能量系统。在应激状态,负能量系统被激活,正能量系统被抑制。在非应激状态,负能量系统被抑制,正能量系统被激活。这是自然之道。反之,则成灾难。应激状态下,如果有机体正能量系统被激活,跑也跑不动,打也打不过,那么只能被对手干掉。

  让我们试着把商业组织与有机体做一个类比:借用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的价值链理论,基本增值活动(运输仓储、制造加工、营销和销售、服务)相当于交感神经系统,辅助性增值活动(采购、人力资源、财务、战略、研发、信息技术、法务、工会、股东关系等职能)相当于副交感神经系统。现金就相当于血液,当组织处于应激状态,现金必定流向价值链系统。

  负能量的破坏性往往大于正能量的建设性,或者说,负能量强度更大。负能量有如核裂变,用作核武器可以毁灭人类,用做核能源可以造福人类。世上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都是在负能量的推动下做出来的。刘备曾告诫儿子“勿以善小而不为”,但是很多人不仅不做小善事,而且明知一件事如果做了,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就是没有激情和勇气去做。二十世纪初的美国总统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发明了一个英文词muckraker(耙粪记者),用来称呼那些专门暴露社会阴暗面,现在看来是充满负能量的媒体人。他对这类人是爱恨交织。罗斯福的政绩之一,是大力整治食品安全,并取得显著效果。他之所以有此作为,跟他的负能量--恶心感有直接关系。据说他被耙粪记者厄普顿·欣克莱的小说《屠宰场》里的描写恶心到了,当时就把盘中的香肠扔出了窗外。

  负能量领导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管理学大师麦克格雷格(Douglas McGregor)发现管理者有两类,他们对人性的基本假设截然不同。一类管理者,现在看来是负能量管理者,他们认为:人生性懒惰,游手好闲,所以必须施加压力,才能提高工作效率。这种观点,麦克格雷格称之为X理论。另一类管理者,现在看来是正能量管理者,他们认为:人喜欢工作,正如喜欢游戏一样。人天性希望把事情做好,所以,必须鼓励、授权、激发员工的内在工作热情,才能提高工作效率。这种观点,麦克格雷格称之为Y理论。

  人的本性到底是X还是Y?稳妥的答案是两者皆有,截然的答案是X大于Y。人归根到底是非理性、情绪化的,人的情绪负多于正:中国古人所说的七情,喜、怒、哀、乐、悲、恐、惊,两个正情绪,五个负情绪。我们平常说一个人“有情绪”、“闹情绪”,指的是消极情绪,而非积极情绪。

  负能量管理者的领导风格,可称之为“刚性风格”,与正能量管理者的“柔性风格”相对应,列表如下:正能量管理者的代表人物有西南航空创始人赫伯?凯勒赫(Herb Kelleher),负能量管理者的代表人物比如GE前董事长兼CEO杰克?韦尔奇。韦尔奇的刚性领导风格有诸多表现:入职不久即生离意,此其一;批评抱怨公司战略,自大、本位主义、跨部门合作差,已经被人力资源记录在案,此其二;痛恨表面的凝聚力、痛恨官僚主义,此其三;看到360反馈不能拉开差距,于是推行强制排序末位淘汰,此其四;只并购并持有行业内数一数二的企业,休整、出售、或关闭第三名以后的子公司,导致大批员工下岗,获得“中子杰克”绰号,此其五;在推行六西格玛之前炒掉思路不一致的高管,而不花时间沟通、说服,此其六。

  可以把人们适应环境的心理素质分为五类——以雌性激素(爱、尊重、和包容)为基础的素质只占一种(与人为善),以雄性激素(成就导向、权力导向、目标导向、自信、和勇气)为基础的占四种(战略思维、知人之智、自信果敢、追求卓越)。

  而如何应对执行不力的下属?正能量思维是发展他们,负能量的思维是炒掉他们。拉姆?查兰(Ram Charan)和杰弗里?考尔文(Geoffrey Colvin)在《财富》杂志撰文指出,执行力不佳,根源在于CEO不敢炒掉执行不力的人。“失败的CEO们经常无法对付几个关键下属,任由他们持续不佳的工作表现深深损害公司利益。令人震惊的是,许多CEO告诉我们,他们通常知道问题所在,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些人有问题,但是他们不去面对。CEO身边的人经常最早发现这些问题,但是CEO听不进去不同渠道的声音。正如一个CEO说的,‘问题扑面而来,我却视而不见。’他们败在没有勇气。”

消极情绪的正效应

  “我们的社会太偏爱正向思维,人们相信永远要正面看待问题,这导致很多心理问题。”《科学美国人》专栏作家托里·罗德里格斯(Tori Rodriguez)撰文如是说。其实,坦诚面对内心的消极情绪,往往能够获得积极的负能量。

  通过以下几种负能量情绪的释放,看他们是如何产生与之相反的正效应的。

  创伤体验 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的父亲因为受伤而失去福利保障的悲惨遭遇,成为他幼年的阴影,后来,他不仅成功的打造出星巴克商业王国,还让每一个星巴克雇员都拥有公司股份。

  变态人格

  当自我被负能量淹没的时候,人格就发生结构性变异。即使变态人格中的负能量也可能产生正效应。心理学家发现强迫症患者对于细节过分关注,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乔布斯强迫症人格表现出的完美主义,心理学家发现抑郁症患者比正常人具有更加客观的知觉,因此我们不难理解林肯抑郁症中的现实主义。偏执是一种被负能量绑架的人格偏常,核心症状是多疑。偏执的上级最难追随,偏执的下属最难领导。即使偏执这种十恶不赦的负能量,虽有百害,也并非无一利。具有偏执人格倾向的方舟子依靠负能量打假,具有偏执人格倾向的宋鸿兵写出不无参考价值的《货币战争》。更有心理学家研究发现,以凡高为代表的精神分裂病人内心负能量蕴含丰富创造力。

  自卑感

  自卑感会产生成就动机。如果说相由心生,那么多数人会推测马云内心有太多的负能量,而李彦宏的英俊,则是正能量使然。OK,权当这是个玩笑。英俊给人自信,丑陋给人自卑,自信成就人,自卑何尝不能成就人。如果认真地思考马云的心理动力学,读一读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我们不得不认为,马云的自卑感为他源源不断地提供前进的动力。何止马云,几乎所有人都得益于内心的阴影-----自卑感,因自卑而超越。这就是阿德勒对世人的启迪。感谢负能量!

  恐惧与焦虑

  马云说过,“所有的创业者都必须时刻警告自己:从创业的第一天起,每天要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失败和痛苦,而不是成就和辉煌。”马云还说过,“阿里巴巴离倒闭永远只有18个月!”其实这句话比尔盖茨早就说过:“微软永远离倒闭只有18个月之遥。”危机感就是负能量,愤怒和憎恨可以转化成进取心、竞争心理、以及勇气。GE前CEO杰克?韦尔奇曾用末位淘汰制提升经营业绩。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实施“升不上去就走人”(up or out)的狼性文化,没人可以与之合作第二次的乔布斯对不完美产品设计者的残酷虐待,都是负能量产生的正效应。

  拖延症

  拖延貌似一无是处,其实不然。没有什么情绪状态比拖延更能催人反思自己的事业选择。拖延告诉你,你的激情不在你正在做的事情上。那么,你是否做了你内心深处不认同的事?或者,你是否在与你内心深处不认同的人为伍?

  相比正能量,负能量的一个优势是强度。负能量的破坏性往往大于正能量的建设性,原因是负能量强度往往更大。人和其他动物一样,战斗或逃逸(fight-or-flight)是天生的应激反应,无论战斗还是逃跑,都需要身体瞬间汇集巨大的能量。负能量有如核裂变,用作核武器可以毁灭人类,用做核能源可以造福人类。

如何让负能量产生正效应

  发挥负能量的积极作用,可以通过四个步骤实现:第一步,关注负面情绪,并努力理解负面情绪的真实含义,包括对自我的发现,以及对问题的发现。第二步,筹划,一个举动容易,但是一连串的建设性举动需要从长计议,否则,冲动之后将是懊悔或茫然。第三步,积累负面情绪。负面情绪的积累,实际上是在帮助你储备下一步行动的能量。这一步骤所需时间可长可短,完全取决于能量积累的速度。第四步,引爆革命性的行动。

  下面我以两个改变命运的变革创新例子,说明这四个步骤。

  第一个例子是乔布斯辍学创业。乔布斯的辍学,是从“不爽”开始的。他认真面对自己的不爽,对比读完大学与辍学的利弊,此间他不断深挖自己内心的需求。此为第一步。接下去他开始筹划创业。此为第二步。再接下去,他积攒了六个月的负能量,基本上足够引爆他的辍学,并足以抵抗周围人的反对。此为第三步。这一步,乔布斯用了两年。终于有一个时间点,乔布斯采取了行动,辍学,让周围人震惊并且惋惜。但是乔布斯自己坚定地应对环境的压力,并以足够的能量实施行动计划。此为第四步。

  以上毕竟是基于有限事实的分析,我无法走进乔布斯的内心。

  下一个例子是我自己。

  在2008年,我做出了一个让我至今仍感到自豪的决定:脱离任何雇主,不再打工,成为自雇者。这对于一向保守稳健的我来说,是一个破釜沉舟的举动。

  我的破釜沉舟源自对自己“不爽”的关注,一些对于打工者来说,稀松平常的不快,却让我内心有很深的痛,我开始分析自己:我是一个痛恨被指使的人,我十分需要自主(autonomy),我渴望自己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怎么做。这个痛让我联想起著名的SHL公司OPQ(职业性格测评的报告),报告说,我是一个难以管理的员工。我的自我分析结论是:我不能有老板。我的另一个结论是:我不适合创业,因为我缺少冒险精神。那么,我这样的心理结构能做什么呢?结论是自由职业者,我似乎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独立顾问。我开始构建我的商业模式。为了稳定现金流,我甚至卖了房子。但是,保守的我还是不敢下海,保守的我还是不敢抛弃高薪稳定的跨国公司职位。我要感谢负能量。一次多任务时间冲突,让我的身体和精神有一种崩溃的感觉,我内心一个声音在警告我:不改变现状会累死。那时我内心积累的负能量终于引爆,我提出辞职申请,并坚定地婉拒了老板的真诚挽留。前期积累的负能量,也让我说服了其他利益相关者(包括家人),并赢得他们的支持。

  所以,想改变命运,请参考我建议的四步骤:第一,关注负面情绪并分析负面情绪背后的深层含义,发觉你和你的环境的冲突的根源,第二,筹划变革之后的生存方式,第三,积累负能量,第四,引爆事后让你自豪的勇敢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