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人生之理

为寻知音,奔波一生,自“谈”自乐,静候佳宾!!

 
 
 

日志

 
 

【引用】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2011-05-05 17:57:36|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百姓相比,具有很大的优势和便利,但从理论上讲,他们的财产,都属于皇帝的恩赐。既然可以赐予,当然就可以夺走。事实上,所有人的财产,在理论上的最终归属权,都不是他自己,代表国家的皇帝,想要,就可以拿走,也拿得走。明初的富商沈万三,原本是拍朱元璋的马屁,为朱家做贡献,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落了个抄家发配。也就是说,没有罪,有功,也一样可以剥夺你。在秦汉之际,成千上万被强行迁徙的富户,个个都是沈万三,被剥夺,没有道理可讲。 所以,尽管中国人的历史很长,文明悠久,但却很少有家族可以把家业传下来,连家族谱系的传继都不可能。能把家族谱系包括府邸传下来的家族,在中国只有两家,一是孔子,二是张天师,都是由于特别的宗教和道统的原因。每个朝代,皇帝随意剥夺别人的(包括他的家人,亲戚),最后改朝换代,皇帝也被人整体剥夺。 财产没有保障,是中国专制制度的一大弊病。从局部看,是一部分人剥夺另一部分人,但就总体而言,是所有人剥夺所有人,所有人被剥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幸免。清朝盛期的和珅,得到了清朝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不衰的宠信,自己权倾朝野,但人缘奇佳,讨所有有实力人的好,又跟皇帝结成儿女亲家,最后还不是落了个抄家籍没,堂皇的府邸,变成了别个的家园,今日走进去的人,看到的门匾是“恭王府”三个字。沧海桑田的变迁,是自然的力量,但我们世界人事枯荣的沧海桑田,却是人为的结果。所有人的努力,造就了一个人人都受

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张鸣 偶然到积水潭医院,发现这所北京很有名的医院,前身是一座王府,人称棍贝子花园。在棍贝子住在这里之前,王府已经三易其主,分别由亲王、郡王和公主所有。这样的事情并非个案,北京的多数王府,都有易主的历史。在那个时代,即使贵为王公贵胄,权倾朝野,跟皇帝关系密切,只要风云突变,失了势,就会从云端坠落到地上,纵使可以保住小命,家产和府邸就都没了。至于非贵族的官员,就更没有保障,得势时,烈火烹油,落难时,残汤剩水。红楼梦里好了歌唱的:“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这种盛衰变化,在当年的官场,是常见的。任何朝代的官场处罚,都有规矩,都有法度,但只要开罪了皇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什么法度和规矩都不讲了。没有人敢说有朝一日落难了,他会得到公正的对待。 虽然说,在清朝,官员的收入,有相当大的部分来自灰色地带,但也不能说,他们就没有合法收入这回事。可一旦在政治斗争中失了势,抄家籍没,谁去区分这些呢,还不是抄个干净,扫地出门。命大的,没有掉脑袋,从流放地回来,原来的家,已经变成人家的府邸了。 虽然说,中国的帝制时代,在具体的案例中,都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但是,只要皇帝高兴,要征收私人财产和土地,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说法,是一种普遍的信条,更是一种法律之上的法律。至于贵族和官员,尽管在财产占有方面,跟平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张鸣

损的制度,每个人都陷入其中,无知无觉,连挣扎的尝试都没有。 孔子云,有恒产者有恒心。但在帝制时代,没有什么人会保住他们的恒产,也就是说,除了孔家和张天师家的后人,所有人的恒产都是空的。在这个意义上,所有人都是不安全的,因为他们没有可以依赖的私有财产。而代表国家剥夺所有人的皇帝,一旦被推翻,也一样家产飘零,家族星散。过去,人称中国历史治乱交替,其实有两重含义,一重说的是宏观,一重说的是微观,一家一姓,也是治乱交替,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没几天。 这样世界,当然不是平民百姓的天堂,但对于有权有势者而言,也一样是地狱,尤其是当人为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出路,只有一个,走出专制的逻辑,走出专制的怪圈。

偶然到积水潭医院,发现这所北京很有名的医院,前身是一座王府,人称棍贝子花园。在棍贝子住在这里之前,王府已经三易其主,分别由亲王、郡王和公主所有。这样的事情并非个案,北京的多数王府,都有易主的历史。在那个时代,即使贵为王公贵胄,权倾朝野,跟皇帝关系密切,只要风云突变,失了势,就会从云端坠落到地上,纵使可以保住小命,家产和府邸就都没了。至于非贵族的官员,就更没有保障,得势时,烈火烹油,落难时,残汤剩水。红楼梦里好了歌唱的:“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这种盛衰变化,在当年的官场,是常见的。任何朝代的官场处罚,都有规矩,都有法度,但只要开罪了皇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什么法度和规矩都不讲了。没有人敢说有朝一日落难了,他会得到公正的对待。

虽然说,在清朝,官员的收入,有相当大的部分来自灰色地带,但也不能说,他们就没有合法收入这回事。可一旦在政治斗争中失了势,抄家籍没,谁去区分这些呢,还不是抄个干净,扫地出门。命大的,没有掉脑袋,从流放地回来,原来的家,已经变成人家的府邸了。

虽然说,中国的帝制时代,在具体的案例中,都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但是,只要皇帝高兴,要征收私人财产和土地,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说法,是一种普遍的信条,更是一种法律之上的法律。至于贵族和官员,尽管在财产占有方面,跟平民百姓相比,具有很大的优势和便利,但从理论上讲,他们的财产,都属于皇帝的恩赐。既然可以赐予,当然就可以夺走。事实上,所有人的财产,在理论上的最终归属权,都不是他自己,代表国家的皇帝,想要,就可以拿走,也拿得走。明初的富商沈万三,原本是拍朱元璋的马屁,为朱家做贡献,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落了个抄家发配。也就是说,没有罪,有功,也一样可以剥夺你。在秦汉之际,成千上万被强行迁徙的富户,个个都是沈万三,被剥夺,没有道理可讲。

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张鸣 偶然到积水潭医院,发现这所北京很有名的医院,前身是一座王府,人称棍贝子花园。在棍贝子住在这里之前,王府已经三易其主,分别由亲王、郡王和公主所有。这样的事情并非个案,北京的多数王府,都有易主的历史。在那个时代,即使贵为王公贵胄,权倾朝野,跟皇帝关系密切,只要风云突变,失了势,就会从云端坠落到地上,纵使可以保住小命,家产和府邸就都没了。至于非贵族的官员,就更没有保障,得势时,烈火烹油,落难时,残汤剩水。红楼梦里好了歌唱的:“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这种盛衰变化,在当年的官场,是常见的。任何朝代的官场处罚,都有规矩,都有法度,但只要开罪了皇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什么法度和规矩都不讲了。没有人敢说有朝一日落难了,他会得到公正的对待。 虽然说,在清朝,官员的收入,有相当大的部分来自灰色地带,但也不能说,他们就没有合法收入这回事。可一旦在政治斗争中失了势,抄家籍没,谁去区分这些呢,还不是抄个干净,扫地出门。命大的,没有掉脑袋,从流放地回来,原来的家,已经变成人家的府邸了。 虽然说,中国的帝制时代,在具体的案例中,都承认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但是,只要皇帝高兴,要征收私人财产和土地,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说法,是一种普遍的信条,更是一种法律之上的法律。至于贵族和官员,尽管在财产占有方面,跟平

所以,尽管中国人的历史很长,文明悠久,但却很少有家族可以把家业传下来,连家族谱系的传继都不可能。能把家族谱系包括府邸传下来的家族,在中国只有两家,一是孔子,二是张天师,都是由于特别的宗教和道统的原因。每个朝代,皇帝随意剥夺别人的(包括他的家人,亲戚),最后改朝换代,皇帝也被人整体剥夺。

损的制度,每个人都陷入其中,无知无觉,连挣扎的尝试都没有。 孔子云,有恒产者有恒心。但在帝制时代,没有什么人会保住他们的恒产,也就是说,除了孔家和张天师家的后人,所有人的恒产都是空的。在这个意义上,所有人都是不安全的,因为他们没有可以依赖的私有财产。而代表国家剥夺所有人的皇帝,一旦被推翻,也一样家产飘零,家族星散。过去,人称中国历史治乱交替,其实有两重含义,一重说的是宏观,一重说的是微观,一家一姓,也是治乱交替,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没几天。 这样世界,当然不是平民百姓的天堂,但对于有权有势者而言,也一样是地狱,尤其是当人为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出路,只有一个,走出专制的逻辑,走出专制的怪圈。财产没有保障,是中国专制制度的一大弊病。从局部看,是一部分人剥夺另一部分人,但就总体而言,是所有人剥夺所有人,所有人被剥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幸免。清朝盛期的和珅,得到了清朝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不衰的宠信,自己权倾朝野,但人缘奇佳,讨所有有实力人的好,又跟皇帝结成儿女亲家,最后还不是落了个抄家籍没,堂皇的府邸,变成了别个的家园,今日走进去的人,看到的门匾是“恭王府”三个字。沧海桑田的变迁,是自然的力量,但我们世界人事枯荣的沧海桑田,却是人为的结果。所有人的努力,造就了一个人人都受损的制度,每个人都陷入其中,无知无觉,连挣扎的尝试都没有。

孔子云,有恒产者有恒心。但在帝制时代,没有什么人会保住他们的恒产,也就是说,除了孔家和张天师家的后人,所有人的恒产都是空的。在这个意义上,所有人都是不安全的,因为他们没有可以依赖的私有财产。而代表国家剥夺所有人的皇帝,一旦被推翻,也一样家产飘零,家族星散。过去,人称中国历史治乱交替,其实有两重含义,一重说的是宏观,一重说的是微观,一家一姓,也是治乱交替,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没几天。

这样世界,当然不是平民百姓的天堂,但对于有权有势者而言,也一样是地狱,尤其是当人为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出路,只有一个,走出专制的逻辑,走出专制的怪圈。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