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人生之理

为寻知音,奔波一生,自“谈”自乐,静候佳宾!!

 
 
 

日志

 
 

我愿意身心疲惫去当县委书记  

2011-01-17 08:52:43|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之前说要规范县级权力,就有媒体跳出来替这些官们喊苦叫累,说不好做,县委书记一时间好像也是弱势群体了?一些地方的县委书记(一把手)其实就是一方诸侯(事实证明一切)是土皇帝,大家说当皇帝累不累?当皇帝好不好?若不好,怎么有那么多的人争着当皇帝?想着怎么贪,怎么贪得多,贪多了又想着怎么躲,怎么逃,当然累了。如此实在是太幸苦了,实在累的话咱俩换换位置可以吗?我愿意放弃现在舒舒服服的位置,我愿意身心疲惫去当县委书记,去为民服务,为民谋利益。他们累,那是真实的写照,但累的原因,绝不是因为一心为民搞的累了,一个天天得揣摩上级心思的官员,不累才怪。不唯上,不唯书,不瞒上,不欺下,坦坦荡荡做人,干干净净做官,心决不会累。可没监督他这样干的机制,奈何?没有监督,随心所欲,就有了一大堆的李刚们。就比如有个贼,偷了一大堆钱,觉得很紧张很疲惫,白天累,晚上更累,大家懂的。诚然,政府中也有着大多当代焦裕禄式的好县委书记,焦裕禄被誉为县委书记的好榜样,这全在于他身上鲜明的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精神。一小撖官们倒叫起累了,要不让你们当老百姓?这就让我想起一句话:当官日子不好过,百姓日子才好过。

     既然有些官们叹陪领导陪客累,那么,建议彻底改革行政体制,地一级市管县改为省直接管县。最多会议、最多问题的,大多就是地市一级的政府,相对省市两级,县一级的工作最接近群众,这样变成中央,省,县,镇四级,缩减掉地和乡这二级,这也符合中央发展农村以及推进城镇化政策,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农民。但现在有的省管理区域太大,现有大规模的地级城市也多,最好是用增加直辖市的办法,也让他们好把精力搞好自己辖区份内事。这样缩小了省的规模,取消地、乡这二级行政机构,实行精简机构,这是时代改革的必然要求。这样国家就可以腾出精力来大力发展农村经济,不要老是建设什么超级大城市,这除了加大地区不平衡和制造面子城市之外毫无用处。而且省管县财政可以直接拨达,减少贫富严重分化和区域差距,看看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区别就知道什么是地狱和天堂。农村再不发展,那就没有人愿意呆在农村,导致地没有人耕,大部分农民涌进城市,给城市及农村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换句话说,把农村的基础建设和文化娱乐医疗等等做好了,谁还愿意进大城市?谁不依恋自己的故土?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文化教育医疗各方面的不公平,导致社会整体的文明程度不和谐,还谈什么和谐?解决农村的文化教育医疗等和基础建设才能提高农村的兴旺,才是国家真正的强大。当今中国四通八达,网络的推进更是让全国联系在一起,缩减行政,任何一个行政命令都可直接到村(边远地区除外),太多的中间环节只会增加行政成本及信息不畅通。比如,省里通知到地级市后,一样要通知到县,但地级市肯定要开个几天会的,目的就是研究政策研究各方的利益,在当天绝对就通知不到达县级机构的。

    精简机构提高效率也可以从市级内部着手,也不一定非要改变大的城市辖区布局。比如东莞是个地级市,但是下面不设区,只有镇和街道办事处。国家政策落实到最基层政府,就只经过了四级。而且,从实效上来看,东莞目前的工业发展水平,和这种相对高效的行政体制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历来只有一样没变,那就是法制从来就取代不了人治,要那么多的官员干什么?在市场化时代效率为先,所以,建议目前最好是重新进行一次行政区划,不过这是要以一次重大的历史变革为前提。地级市是在中央限制大城市,合理发展中小城市的背景下出现的,从实践中看,对发展中等城市还是起了很大作用,但负面的作用现在也较明显。

    一、地级市造成了资源的过度集中,出现了与县争利的现象。现实来看,地级市在基础设施建设,市政建设方面已经把普通县城远远抛在了后面,这是以集中地区资源为代价的。造成县域资源有限,县城建设始终搞不上去,这给当今发展县域经济带了一定困难。

    二、考虑到实际情况,撤消市管县,可使重心下移,使县级市能够集中更多资源,发展经济。实践中,与群众生活更加密切相关的,还是县城。撤消市管县后,仍可保留市,但只管辖市区。但从实践看来,撤消市管县会涉及到一大批市厅级干部的安置等问题,处理难度很大,往县级走肯定不行,往省里安排无疑又造成了省级干部队伍膨胀等问题,处理不好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但建设法治社会依法治理,就不需要那么多公务员,法治治理方式也不再需要文山会海或公务员赤膊上阵,社会服务交给社会中介组织就行了。基于此,中国要想真正实现法治,就必须裁撤行政机构和公务人员,强制一批上了年纪的官们退休,切断一些官场关系网,实行干部队伍年轻化。以及司法机构独立出来不隶属地方管辖,只有这样才能建设法治之路、腾出被占用的空间和资源。官越多、衙门越多,法治离人民就越遥远,其实不难理解,如果都靠法治了,有一些官员不就没饭碗了吗?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说,过剩的机关和官员是法治的最大障碍,而不是所谓素质低的普通公民。

    三、地改市在有些地方变了味,而且目前各省还有继续增加地级市的趋势,小小的地方也都要闹着改成地级市。市里把原来县级市的创收部门统统上收,财大气粗的,市辖区(县)对城市各方面的管理有时候无法协调,很多时候是有责无权,市辖区(县)都快成太监,叫苦连天。地级市除了招商引资,也就干些上传下达、汇总数据之类的,一些官们游手好闲还牛轰轰的,真正累的还是县级以下的人。

     另一折中方案,保留地级市的行政级别,但地级市所辖范围应仅限于它的市辖区范围。县、县级市和地级市互不隶属,只对省级政府负责。省级在改革后应不再承担经济功能,只负担组织县市公务员考试,生态农田保护、区域安全、社会保障和高等教育发展等(基础教育由国家负责),这样可以很好地减少省对县市的所谓指导,提高行政效率。中央的作用在于协调各省之间的关系,比如救灾,各省利益的冲突,物资调配等等,并把握好国家大的方向。总之在于弱化中央集权的概念,让这些不成为老百姓所累,这应该是中央的原则吧。地级市由于原有的经济基础较好,一般都是一个区域的中心城市,仍然比县和县级市拥有更多的行政权力。这样的方案,不降低原有地级市的级别待遇,仅仅是缩小管辖范围,改革的成本和阻力较小,又能实现省直接管县。实行这种方案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如果一些实力强的县级市,最终发展成地级市的经济实力或规模,可以直接升格为地级市,而不触动相邻县市的利益。另外分割城市功能:比如,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金融中心,西安可以成为文化中心,深圳做体制改革的阵地等等,这样就形成了鲜明的中国城市特色。

    再就是,地级市、县、乡这三级根据当地情况发展,经济差,地广人稀的中西部,强化县的建设,取消乡一级。经济好,地少人稠的东部沿海,强化地级市的建设,取消县一级,乡村转变为居委会,最后取消农村户口。

理由:

     1、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转化是大势所趋。省级大力扶持中西部的县级城市建设,使中西部农村富余劳动力尽量多地留在当地发展。现在普遍的现象就是,年青人在东部沿海赚钱,然后村里都是留守的老人小孩。由于语言和生活习惯不同,很多人就是赚了大钱,父母也不愿意跟孩子到大城市住。这就造成欠发达地区空心化,而大城市无限膨胀化。一边是大城市住房紧张,房价高涨,一边是萧条冷落。所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大力扶持中西部的县级建设,增加当地就业。

    2、东部沿海情况又不一样,东部县一级经济发达,但重复建设,无序竞争,资源浪费十分严重。比如,南海顺德以前经济是十分发达,这要看是什么环境下,什么条件下取得的成果。现如今,出口形势恶劣,环境污染严重等,如果不强化地级市管理,各县的交通如何统一协调发展,环保如何统一监管,经济如何转型。因此,东部着重大力加强地级市建设,统一调节资源分配,实现经济转型。以前那种粗放式的,单靠几个洗脚上田的农村干部,硬闯硬拼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以上方案详细不多啰嗦,也不详述宪法里的行政体制,事实也说的已经够啰嗦了,与我也没有什么既得利益,只基于行政机构改革许多年来,管理人员却越改越多,群众办个事情每个门槛大鬼小鬼都要孝敬,这样无形增加了行政管理成本。中国庞大的官员数量是制约社会发展的最大公害,减少一个层级会省不少行政开支,效率也会高一些,信息的上传下达也不会失真太多。改革如果最终能够做到撤消地级市,增加直辖市,合并县级建制,实行省管县,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切断和打破行政升迁路径,为地方执政官选举制和首席行政官员聘用制打好基础。行政体制改革的目的是减少管理层次,减少财政供养人员。因此,省直接管县,所有地级市不再管理县,有条件的就成为直辖市,这是现代化政府管理,势在必行。

       养那么多官老爷干什么?整日里想着欺上瞒下,除了卖地还是卖地,金字塔形的组织结构比不上扁平型组织结构。取消地级市,就会大大降低人民的税赋,所以改革最重要的还是精简行政人员。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现在的中国就是因为行政人员数量太多,机构臃肿,效率低下,那些官员闲着没事,净想些古怪办法对付老百姓,他们不想想,离了老百姓,他们吃什么,删掉80%,剩下的还有吃闲饭的吗?所以地级市哪一级纯粹是摆设,阻碍了社会发展,一大堆无用的机构,基本就是剥削县一级的。拿税收来说,地市一级依照税收政策,根本就没有要管理的纳税人,但是为了给有后台能调到哪里去的人找活干,就一个劲的剥夺县一级的税收管理权,搞的经济发展差的县几乎无税可征。还要盘剥上级拨付的县一级的经费,市级的爷们比基层一线人员年收入要高几倍,这已经严重影响了一线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如上所说,地级市的存在严重阻碍了县域经济的发展,比如广东清远不错吧,这几年发展很好,但到下面的县看看没有一个行的,改革三十年有二十年这些地方没变过(或者变化不大)。南海和顺德在大佛山整合之后的四年里,与东莞之间的比较由胜转败,而且差距逐渐被拉大,南海、顺德两个明星城市,就这样被大城市化毁于一旦,所以证明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官员太多了,而不是太少了。现在的机关单位效率低下,一些技术往往在民间已经大规模普及若干年,形成大规模生产力后,方被政府机关单位采用,虽然我国在节能、生产效率层面落后世界发达国家很多,但这种落后在我们国家内部仍然存在不平衡,民间公司、企业的技术用于实践,并转化为生产力的程度要远高于政府单位,简单的说,管理层级的增加,是政府低效率的直观反映。杰克韦尔奇或比尔盖茨当政的时候,可以做到直接与员工电邮交流想法,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干部非要高高在上?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有句名言: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我认为这句话从根本上是在向广大政府官员讲的,这不分国度。

    而且雷人的话语为何总多出自官们?这不说明很大部分官们政治素质和见识不高吗?既然他们叫喊这么累,为什么没人舍得辞职呢?为什么送礼托关系也要往上熬呢?他们不单饭可以乱吃,礼物更是不可不收,正所谓一件污,二件秽,三件干脆无所谓。一些老百姓要穷疯了,一些当官的却快要撑死了,各有各的难处,大家都在喊冤。有谁是不了解中国的实情的?不愿当官的你就辞职,不要故作正经。那个不累?各行各业都累,老百姓老是担心温饱问题更累。如果说真是抱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出发点,这些困难有算啥呢?老百姓的怨气为什么这么重?去问当官的吧,真正为人民做事的官员有几个?县官的确是百姓的的父母官,其执政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一方百姓的幸福,我以前就挺纳闷一个县长的会咋比总理还多呢?中央政策再好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还得地方官们高水平的执行。他压力再大还能比被强拆睡猪圈惨么?他们干的就是基层行政工作,这是本职,累不累想想革命老一辈,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

    为政难,为好政更难,相信我们大部分的干部都是好干部。目前干部培养机制也实际存在着问题,基层干部确实相当一大批水平低,素养差,工作就是吃喝陪。应该从体制上彻底解决,依法办事,忠实执行中央政策,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又有能力的官们,就不会有上压下顶的感觉,只有那些贪官才会惶惶然不可终日,才会疲惫不堪。中国的老百姓几乎百分百的顺民,在这样的国度里做官也觉得难的人,首先是他自身的素质不行,应有自知之明,应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说实话,是执政理念的问题,老百姓万不得已是不会作恶的,政府才会,这是西方的想法,中国的想法是老百姓会作恶,而政府不会。

    在中央腾出手来整顿蛀虫,并在国内形成对贪官喊打的良好氛围的关键时候,外国势力不断制造纠纷,很值得大家关注及冷静。他们在转移国内关注的视线,妄图让国民关注国际、或国土纠纷而给中国政府增加压力,二是为贪官卖国贼争取政治资本及喘息的机会。诚然中央政府有不足之处,但此时国家内困外忧,我们更应团结,共同跨过这道坎,虽然有走错路的时候,但毕竟我们是一直在进步的。现在党的有些领导干部一点党性都没有了,为当官而服务,为派系而服务,花天酒地,置党的利益人民利益国家利益而不顾,拉帮结派,甚至出卖国家利益。贪腐,无处不在,一些官就在要调走时,忙于把一些敛财的官位分给自己收了钱的官,而一些被无端扒了官皮的官员也不敢声张,因为他们的屁股也不干净,只好忍气吞声。正应了那句话: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多是王宝森。

          作者/黎汝胜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