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人生之理

为寻知音,奔波一生,自“谈”自乐,静候佳宾!!

 
 
 

日志

 
 

【引用】人大代表咋整成“钱大代表”  

2011-01-17 11:4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人大代表咋整成“钱大代表”    原文作者:杨涛

       人大代表最近有些热闹。重庆市“两会”期间曝出重大新闻——重庆第三届人大代表、重庆同创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明渝,实名举报重庆第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益民基金及西南证券董事长翁振杰“受贿涉黑”。由于双方身份特殊,此事又发生在重庆市“两会”期间,因此在业内引发了极大的关注。(《京华时报》1月13日)

       如果说,翁振杰是否涉黑,公说公的、婆说婆的,暂时不好定论的话,但接下来的人大代表涉黑之事就比较清晰了:原湖南省十一届人大代表、湖南众一集团董事长李湘铭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日前,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被移送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三湘都市报》1月13日)

        近些年,各级人大代表中,那些有钱有势者,作奸犯科甚至涉黑涉恶事件呈现“井喷”之势:重庆市人大代表王能、黎强涉黑,已被刑事判决,河南省人大代表花二军因为涉黑被立案侦查,而原全国人大代表、长春市吉港工贸总公司经理桑粤春因为涉黑和其他罪名被判处了死刑。人大代表在我们眼中,本是一个神圣的称呼,一个光荣的职位,是代表着人民参政、议政,选举国家机关领导人、监督政府依法行政,确保国家法治的昌明,如今却纷纷知法违法、带头犯罪,甚至成为一方恶霸,“人大代表”怎么了?

       不过,循着这些涉黑涉恶的“人大代表”发达与毁灭的轨迹,我们大体知道,他们都是所谓的地方“能人”,他们拥有巨额财富,他们在地方呼风唤雨,更重要的是,他们能通过金钱铺好通向“人大代表”的金光大道。像安徽省商人、全国人大代表何帮喜多次向安徽省巢湖市原市委书记周光全行贿,谋取不当利益,某一天,何帮喜突发奇想,想弄个全国人大代表干干。他来到周光全办公室,对周说:“周书记,我想扩大企业知名度,请你帮忙给我争取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名。”周说:“你是全国知名企业,争取全国人大代表的事,我来给你安排。”谈笑之间,全国人大代表就搞定。而原全国人大代表、号称“粤北首富”的朱思宜为了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则花了1000多万元,助其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而收受其财物的官员不少于10人。桑粤春用金钱铺开了他所有的犯罪通道,至于他的“全国人大代表”花了多少钱,已经是死无对证了,但人们还记得他在1998年两会期间说的一句话,桑那时得意地对同住的人说:“领导干部都是我哥们儿,好使。”

        原来,这些富人“人大代表”甚至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根本就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代表,而是“钱大代表”,通过金钱运作出来的“人大代表”,谁的钱更多,谁的关系更硬,那么谁就有可能坐上代表宝座。这“钱大代表”的背后,揭示的问题是,人大代表的选举在一些地方往往就是“官定代表”,是由官员来选定,交由下面选举走走形式,而有权选定“代表”的官员在选择“人大代表”时,除了选择官员群体本身外,就是看谁的钱多、势力大、关系硬。从何帮喜到朱思宜再到桑粤春莫不如此。

         有钱就能勾结权力,当选为代表,而当选为代表则以此为幌子,更加疯狂地违法犯罪、变本加利地捞钱,这就是“钱大代表”的发达轨迹。而要防范“钱大代表”,不是靠人大代表之间的一两次举报、内斗,也不是靠公安机关的定斯的集中“打黑行动”,而是要改变“官定代表”的机制。不是由某些官员来指定“官员代表”和“钱大代表”,而是实实在在地推行民主选举,让选民能充分的知情权了解代表候选人,并决定他们的是否能当选;而代表候选人必须进行竞争性选举,用自己的行动来赢得选民的亲睐。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